根据谱志记载

2018-09-10 18:39

丘濬7岁时,他的父亲就去世了。当时他的祖父、从医的丘普“惕厉自持,不敢失坠”,寄希望于丘濬兄弟二人。

丘濬的母亲李氏知书达理,丈夫离世后,她守节教子,常常陪着儿子们读书,询问其功课情况。在丘濬已经在京为官时,她仍然写信“戒谆谆以忠谨,图报国为言”。

通读《可继堂记》不仅能读出丘濬对祖父的追思,也能读到“孝道”在丘家的深入人心。“如是,庶乎为丘氏之孝子矣乎!不然,则辱祖悖亲,其不孝也莫大焉”。

翻开丘濬著述的《琼台诗文会稿》,其中的《可继堂记》中写到祖父希望丘濬哥哥丘源“尔主宗祀,承吾世业,隐而为良医,以济家乡,可也”;对丘濬的希冀则是“尔立门户,拓吾祖业,达而为良相,以济天下,可也”。也正是这样的期待,让丘普很是重视对两位孙子的教育,“以济天下”的鸿鹄之志埋在幼年丘濬的心中。整个家族对其学习的重视,也成为其终身好学、手不释卷的重要因素。

家风延绵,人才辈出。丘濬和他的夫人吴氏也继承了这样的家风,严于教子。丘濬的长子丘敦,入读太学,著有《医史》;次子丘京,以父荫补中书舍人。丘濬第20代嫡孙邱仁义告诉记者,丘濬夫人吴氏自甘淡泊,安于乡居,长子丘敦去世,她前往京城把孙子带回海南,路途上官吏们纷纷借机送礼,她一律严词谢绝,成为佳话。

走进位于海口市琼山区府城金花路三巷的丘濬故居,可以看到“可继堂”牌匾。根据谱志记载,这处宅院建于明洪武二年,目前仅存前堂和可继堂。当年,丘普自题“可继堂”匾额。